澳门银河娱乐场

美丽家乡
您当前的位置:

领导柳塘煤矿的斗争--节选自《小村之魂》佘玉坤著

发布日期:2018-09-23  11:08:39 来源: 浏览次数: 字体:[ ]

 

1942年6月底的一天,王泊生随集中营的300多人被押往本溪。在离开石家庄教习所前,王泊生和特支的负责同志曾商量,打算争取在被押送外地的途中伺机逃走,或者到新的地方再找机会逃走。据《日军侵华集中营》(注:何天义著,大象出版社出版)中的谷自珍写的“在集中营建立秘密党支部”一文载:“我们乘火车沿平汉路向东北方向开去。我们特支的党员,被敌人分别押送到各个车厢里。每节车厢都有日本人看管着,车上的窗户紧关着,每个人只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能走动,更不能到车门口去。敌人在车上看管甚严,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于7月1、2号夜里我们下了火车,在火车站看到了‘本溪站’的牌子,才知道到了哪里。”当晚,王泊生被带到本溪柳塘矿,成了那里的特殊工人。

在王泊生到柳塘煤矿前,即6月26日柳塘煤矿曾发生过一起震惊中外的恶性瓦斯爆炸事故。

据《大地怒火》(王希亮著)载:这一天正下暴雨,突然,从柳塘坑口发出一声巨响,它压过了喧腾的暴雨,压过了惊人的炸雷,也压过了天地间的一切声响。远处几十里地的人都看到,一支巨大的烟柱喷着火舌,像一条恶龙直插天际。坑口附近几百米处的建筑、民房刹那间变成一片废墟,坑井里的钢轨变成了通红的“铁麻花”,呼啸着在半空划过,煤块、石头夹杂着血淋淋的尸体、碎肉铺天盖地向矿野撒去。一场骇人听闻的恶性事故刹那间在这里发生。这场事故致两千多名矿工葬身在几百米深的地下。由于两千多名矿工死于非命,本溪矿劳动力骤减,生产局面无法维持。日本帝国主义便将大批战俘和劳工从关内押送到这里,这些特殊工人便成为这里的主要奴役对象。

王泊生等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来到本溪柳塘煤矿的。到这里之后,王泊生立即串联原武邑县县委书记信孟博,八路军某部干部王长海建立了党小组,规定了党小组的战斗任务。一是组织特殊工人集体暴动,逃回关内或潜入长白山区寻找抗日联军;二是紧密团结特殊工人,照顾伤病号,组成一个战斗的集体;三是反迫害、反虐待,争取合理待遇,改善生活条件。

敌人为了使这些人乖乖地为他们服务,一开始就采取了毫无人道的高压政策。特殊工人不仅没有行动的自由,而且在井下常常劳动十五、六个小时。他们吃的是高粱面、玉米面、橡子面混合的窝头,蔬菜少得可怜,根本看不到一点油腥,没几天就病倒了几十个人。特殊工人的情绪急剧低落下来。有人盲目地闯电网,被电死在电网下,有人闯大门,被抓回来备受酷刑,折磨而死。

恶劣的生活环境,残酷的劳动条件,摧残着矿工的身体,吞噬着矿工的生命。日本监工的观点是:“宁肯多出一吨煤,不怕多死几个人”,“中国劳工大大的有”。低劣的食物、繁重的劳役,残酷的折磨,使劳工们个个骨瘦如柴,病号越来越多。劳工被砸死、压死、病死、累死、饿死、冻死、狼狗咬死、日本监工打死者很多。日本监工还制定了多条殴打劳工的法西斯规矩:干活直腰打,背矿少了打,有病不上班打,上工走慢了打,干活慢了打,打眼浅了打,崩矿石块大了打,偷喝水打,上厕所不报告打,睡觉翻身打。矿工稍有不慎,轻的一顿毒打,重的刑罚有十几种:过电、坐老虎凳、灌煤油、灌辣椒水、用火烧、上大挂、压杠子、钉竹签、开水浇头、刺活人耙、狼狗扒心等,还有一些叫不上名的残酷刑罚。

王泊生目睹矿工的非人待遇及悲观消沉的思想情绪,他认为,目前重要的是使矿工尤其是特殊工人树立起生活的信心,要向特殊工人讲明抗战必胜的道理。从而激发他们与侵略者斗争到底的信念,在此思想基础上组织大家怠工、罢工、破坏、暴动。

据《大地怒火》载:

柳塘坑下有许多废弃的洞子,躲在里面,把头、监工很难发现。一天,王泊生、信孟博、王长海,还有一位叫张顺的同志,四个人钻进一个小洞子里秘密开会。

信孟博来矿上以后就患了病。他侧身躺在洞子里,吃力地喘着粗气。王泊生关切地问:“老信,你感觉怎么样?”

“没……没关系,开会吧……”信孟博朝王泊生点点头,黑暗中王泊生把手伸给他,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同志们,形势是十分残酷的,敌人通过各种手段,既掠夺了我国宝贵的煤炭资源,又实现了摧残抗日战士的目的,这是一箭双雕,都扎在咱们的心窝里呀……”王泊生带着几分怆然的声调说着,“——可以说,敌人现在是强大的,而我们却处于受支配、受奴役的地位。然而,革命者是不应该屈服于暴力,我们应该继续战斗下去!”

张顺原是冀中抗大某分校的教员,在石家庄就同王泊生取得了秘密联系。他坚定、果敢,又有心计。他说:“毛主席说过抗战三阶段。依我看,度过眼前这道难关,反攻阶段很快就要开始了。我们应该坚定大家的信念,不能灰心丧气,更不能对抗战失去信心。”

“问题就在这里——”王泊生接着说下去,“一些同志的急躁情绪也反映了这个问题。我们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教育、启发这些同志,不能丧失信心,八路军、新四军还在关里打仗嘛。只要这杆大旗不倒,抗日战争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这几天我接触了一些同志,”这是王长海的声音。“这些同志都盼望早日返回部队,也希望党的组织来领导他们斗争。不过敌人现在监视太严,组织大家暴动是有困难的。”

正在患病的信孟博脸上不时呈现出痛苦的痉挛,他闭着眼睛,鬓角上浸出滴滴汗珠,吃力地用低沉、缓慢的语调说:“我相信,敌人的……残暴是吓不倒同志们的,是不是……串联党员,抓住骨干,建立……若干个党的活动小组,让每个大房子都有……都有我们的人……

“我同意老信的意见。”王泊生用力握着信孟博的手,“我们要分头工作,利用原部队关系把党员同志先组织起来。但要绝对保密,联系对象也要绝对可靠,不能走露半点风声。”

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领导干部,王泊生身在柳塘煤矿,但他深知其责任重大。他始终想着宣传群众、组织群众,积极为党工作,为抗日尽力量,每时每刻都在寻找逃出虎口的机会,希望早日回到抗日前线——冀南。

据《大地怒火》载: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泊生发现大房子外面的电网白天有时不放电,他暗暗记在心里,琢磨着如何利用这个机会逃出去。

党支部经过慎重研究,认为王泊生同志身份重要,继续留下去万一暴露身份会造成更大损失,请他立即逃回解放区,留下的同志继续领导同志们斗争。

王泊生考虑再三,答应了同志们的盛情。临行前他妥善安排了支部的工作,鼓励同志们克服困难,勇于斗争,迎接最后的胜利。这一天,他假装有病,然后避开敌人的岗哨,偷偷翻过电网逃出柳塘,历经许多磨难终于返回抗日根据地。

据《英雄赞》一书载:王泊生从虎口里逃出来后,他奔关里,过冀东,步行数千里,受尽了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党的怀抱。李菁玉同志曾说:“王泊生经冀东时被误为汉奸、敌探又几乎被害。”

据《冀南中共党史人物传》——“王泊生”一文中载:王泊生被敌人押解到东北本溪煤矿当劳工时,在极端艰险的生死关头,他从未忘记党,虽与党组织断绝了联系,仍积极为党工作,宣传党的主张,组织党的小组过组织生活。最后,他同四名同志有计划地脱险,将党的介绍信缝进棉袄里,用尽心机逃出虎口……

王泊生在对被捕后如何坚持对敌斗争,不仅从行动上做出了榜样,而且把自己这段特殊的经历、特殊的斗争写成理论性的文章,为以后的被俘人员指明了方向。

李菁玉在《冀南烈士传》序言中说:“......王泊生还有最大的勇敢和机警,因此他才能从本溪煤矿逃出来。泊生同志这次回来对党有了很大的贡献,这次军区、区党委第一个联名发的‘被捕后如何坚持立场对敌斗争逃回根据地的指示’,及他发表的《从被捕经验中得到的四个教训》(注:笔者为寻找王泊生发表的这篇文章,曾到澳门银河娱乐场图书馆、邢台党史办资料室、河北省档案馆等处查询,并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只可惜也没有找到)。那篇文章,都是他给我冀南党在气节教育和党员被捕后坚持对敌斗争上的很大贡献。我想,泊生同志的文章就作为他的遗嘱和他对冀南全党的最好赠言吧。”

张顺(刘亚龙)是在石家庄集中营“六月特支”的宣传委员,王长海在冀南时就是王泊生的老部下,他俩都是王泊生教育出来的党的优秀干部。自王泊生逃出魔窟、信孟博含恨离世后,张顺、田宝林等同志按照王泊生的指示做了大量的工作。本溪市党史办崔维同志给笔者提供的《中国共产党本溪史》第一卷载:“特殊工人共产党员王长海、张顺按照王泊生、信孟博的指示,建立了临时党支部,张顺任支部书记,王长海任支部委员。这时孙少勇、杨锡岳、张凤翔也成立了党支部。不久,杨锡岳与张顺、谭庆高、裴正国取得联系,经过商议,大家一致认为,为了更好地发挥党组织作用,有必要将各党支部组织起来统一行动。于是在张顺提议下,成立了柳塘煤矿共产主义领导小组指挥部,成员有孙少勇、张顺、裴正国、谭庆高、邓伯图、田喜文等。在指挥部的领导下,柳塘煤矿党组织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先后成立了五个党小组和一个工人联合会。这些党小组和工人联合会都与共产主义领导小组指挥部有着单线联系,并在指挥部领导下进行工作。逃出本溪煤矿这座人间地狱,寻找八路军和抗联部队,是当时党组织领导工人斗争的一项重要内容,因此一些党小组成员逃出本溪煤矿后,剩下的党员又自觉地重新组织起新的党小组或参加到另一个党小组,继续坚持对敌斗争。”

张顺、田宝林等人成立的共产主义领导小组指挥部,根据王泊生成立党小组时所规定的战斗任务,制定了暴动计划,并起草了《告本溪人民书》,印刷传单,搜集枪支,准备暴动成功后上山打游击。但因机密泄露,张顺等六名负责人被敌人杀害。

六名共产党人牺牲了,然而王泊生等同志播下火种并没有被扑灭。在那血腥横飞的危难时刻,柳塘煤矿的共产党员张枫、张华以及老红军雷振川、康正德等同志接过的革命火把,又领导着这些特殊工人继续战斗,他们一直坚持到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后来,这些幸存的特殊工人正式编入了八路军,在解放战争中又立了新功。

由“共产党同情小组”一支幼小的萌芽,到“六·一八支部”那株旺盛的小苗,再到“六月特支”这棵较成熟的大树,王泊生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他们在那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环境下,成立了“特别支部”,领导着这群特殊的抗日群体同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有利的打击了敌人。“特别支部”的火种播到了包括日本国土在内的各个特殊劳工场所,使这些场所成了我抗日军民反对侵略者对监工、把头的又一特殊战场。他们创建的“六月特支”在各个特殊的劳工场所衍生出“十月特支”、“高德特支”、“塞北特支”、“阜新特支”¨¨¨既然‘火种’播在了‘干柴堆’上,那火是扑灭不了的。他们说:“我们不幸身为敌俘,受尽敌人的一切摧残与侮辱,这是我们最大的耻辱。可是我们虽然身体被俘,但是我们的思想绝不能成为敌人的俘虏,否则将成为真正的败将英雄¨¨¨抗日统一战线是抗日战争时期总的方针,积蓄力量,保存力量,准备反攻。¨¨¨渡过冬天,等待来春,伺机而动,团结教育进步青年,反对打骂欺压工人的行为,抗日斗争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也一定能够回到革命队伍的怀抱!”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