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圳印象

2017-08-01 09:19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筱 陈

    闽北的政和,有一个叫石圳的村庄,是廖俊波书记精心打造“旅游经济”发展起来的4A级景区。廖俊波书记在这儿和大家谋划建设美丽乡村时说的一句话:“赚钱的事你们干,不赚钱的事留给政府来做”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那天,下着细雨,山色空蒙,青翠欲滴,村口大片长得绿油油的烟叶更添了原野的妩媚。刚走进村口,便可望见一株看上去有些年代但生长依然茂盛的香樟树,没想,行走于村居中,这种香樟树在村中随处可见,而且看上去都有了年份。我问了村民这些香樟树的历史,他们说,树龄最短的有300多年了,最老的一株也已经有超过900年的历史,另有一些几百年的银杏树,据说当年都是船家用来系缆绳的。听了这番话,我向村民问道,建村的历史有多久,村民十分自豪地说:“1000多年了吧”,这样说来,石圳村算是个千年古村了。

    也许是连日大雨缘故,这一天,造访的游客并不多,村落显得有些宁静,就是这宁静,更增添了它的古韵。

    石圳村坐落在离政和县城西约4 公里的七星溪南岸,背靠卧牛岗,其东、北、西均为七星溪所环绕,地形近似半岛。我心里寻思着,这古村落的形成,是否因水而兴啊!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这里从古代至民国时期均为闽东北与浙西南边境水上交通要冲。因而下游船运多在石圳改装竹筏;上游筏运多在此改装小船。当地村民多以撑筏、撑船为副业,极盛之时,全村有竹筏130余条、小船近30艘,是全县竹筏最多的村,享有“竹筏之乡”盛名。这石圳村,就是过去的古码头,盛极时,繁忙的航运催生了商贸繁荣。在村里,还有一座天妃庙,是村民祀奉妈祖的。妈祖是海上保护神,在内陆山区的小码头旁,建造了一座妈祖庙,说明这里的航运兴盛,他们祈求妈祖保佑,以求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在村中,还有一座福兴寺,实际上是佛道两寺合一建筑,两殿之间仅隔一中壁。殿前天井外则是一座共同使用的戏台,这种释道并祀而又互不干扰的寺庙建筑格局,充分反映出石圳人宽和、包容的生活态度和处世哲学,也是这个村落的一个特色。

    走在小道上,被雨打湿的小道好似给抹上了油,更加的锃亮了。这小道,有的用青石板铺就,有的用鹅卵石铺就,但不论是青石板、还是鹅卵石铺的,拼出的花纹美观大方。在农村,石头是村民的重要建筑材料,由于过去农村没有电,没有现代工具,这些建筑材料不可能切割得方方正正,这样,反倒培养出了一批砌石的工匠,每一块石头因形而砌,砌起来又是那样的平实。村落中民居的地基就是这样砌起来的,我用手抚摸着每一块石子,鹅卵石与鹅卵石之间,看起来毫无规律,但又是那样一个又一个地挨着,成了这栋房子、这座院落的基础,土墙就夯打在用鹅卵石砌起的地基之上。

    眺望民居,土黄色为主的色调,这是用土夯打出来的土墙,在岁月的侵袭中,凹凸不平,依稀可以看到夹杂在泥土中的瓦砾和竹片,静静地欣赏,仿佛可以看到岁月的沧桑。这墙,是用粘性很强的泥土夯打出来的,十分结实。鹅卵石间,长出了苇草在风中轻轻摇曳,有些土墙已经长出了绿绿的青苔。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那几片废墟,在村落之中,有几处残垣断壁兀立,这片残墙,红中带黑色,断壁颓垣的宅基地上,青绿的植物繁盛地生长着,还有茄子、豆荚,给人一种废墟之美,沧桑之美。走过许多村落,见过许多古宅,见到将这残垣断壁完整地保留下来的还是头一回,这些残垣断壁,如同“雕塑”矗立,望着它,心中的乡愁愈浓。我很佩服这里村民的独到之处,他们在发展乡村游中,没有将这些残垣断壁拆了重建,不是简单地用整齐、崭新的“美”取代残缺、沧桑的美。而是保留住这些破旧的古屋、保留了这些残垣断壁。让人们通过这些破旧的古屋,这些残垣断壁,去感受旧时民居建筑之精致、感受它曾经的繁荣,感受它所带给人们的历史沧桑感。感受一种美,一种残缺之美。

    沿着石子路在村落绕了一圈,村子很干净,很整洁。村旁的古渠溪水清澈,一直通向村外的田野。小溪旁,有石头砌起的长长驳岸,沿着驳岸,可见每隔一段便摆放着一个大大的缸,缸的外面贴着用红纸写的一个“酱”字。这缸,成褐色,是农村中常用来腌制酸菜用的。这排成长长一列的缸,愈加增添了村落的农味。我以为,这村落有做酱的传统,后来,问了在村头开店的女店主,她告诉我,村里并不酿酱。心中又有些失落,心想着,为什么不选些村中有特色的产品,比如酸菜、土酒,让游客看到这一列缸,就知晓村中的土特产品。

    走在村道上,不时可见挂着红红灯笼的“农家乐”,装点的虽不豪华,但是整洁,在这儿,可以享受到舌尖上的美味,这美味,也和这片建筑一样,充盈着“石圳”风味。

    再次回望村落,我感到了它的生机、它的活力。美丽乡村建设正在让古村落焕发出新的活力。我感受到,这里的村民正在按照廖俊波书记的设想,挖掘古村落资源,打造一个理想的近郊休闲旅游及农业观光旅游地。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