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百岁香”

2017-08-02 09:21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王德仁

    参加茶博会期间,茶友领我登上武夷景区的桃源洞,去看朱子学苑,品尝朱子佳茗——“百岁香”。

    沿溪到五曲水不远,从曲径通幽的红岩乱石洞里穿出,豁然开朗,只见宽阔的草坪上立着朱熹的一座雕像,身后不远处伟岸直立的大牌坊上题着“武夷精舍”,书院正门上悬挂着“理学正宗”。茶友告之,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也是嗜茶爱茶之人。

    “你知道么?‘百岁香’就有着朱子文化呢!”峰回路转,五曲溪岸,在“茶灶”附近的一家茶肆,友人点的就是我心有所想的“百岁香”。洗茶时,只见茶的叶底厚软黄亮,叶缘朱砂红边,即“三红七青”。提壶冲沏,满屋浓郁芳芬,颇似兰花香。细察,汤水淡淡的金黄略带点红。啜一口,柔滑绵润,滋味醇厚。茶艺小妹笑曰:“那是我们朱子品过水仙茶香气,8泡过后岩韵仍在,12泡后香气仍在,不然怎能称得上百岁香呢。”

    茶友说起了朱熹与“百岁香”的情缘。朱熹曾提举两浙东路常平茶盐事。淳熙九年,朱熹巡视台州,目睹灾民逃荒惨状,即奏劾知州唐仲友贪污官钱等八大罪。有个叫洪迈的人,却谗言朱熹与唐仲友争风吃醋。明是反腐斗争,纠正官风,反诬成桃色事件,让朱熹百口莫辩,而朝廷不问是非将他与唐仲友双双革职。朱熹傲然不屈,回武夷山后在这景若桃源之地兴建精舍,授徒讲学,聚友著作。同时修造茶圃三处,种植茶树,以茶育人。

    朱熹斗茶品茗,种茶采茶,自许“茶仙”。一夜,朱子茶醉,如入仙境瑶台,忽见一位妙龄绝色女子现于茶丛间,上着浅色蓝绿衫,下着朱砂红裙,盈盈拜倒面前,嫣然一笑,口称“小女百岁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朱子想起在茶苑中曾救起一只喜鹊,放飞时祝福它百岁,莫是茶仙子幻化?原来茶仙,知道朱熹的浙东大义,感动他为真君子,特托梦慰藉。梦醒茶中的朱子,挥笔写下《咏武夷茶》,一直流传至今:

    武夷高处是蓬莱,采取灵芽余自栽。

    地辟芳菲镇长在,谷寒蝶蝶未全来。

    红裳似欲留人醉,锦幛何妨为客开。

    咀罢醒心何处所,近山重叠翠成堆。

    梦后的一天,朱子背篓上山,边采茶,边赏景,边吟诗。走到慧苑寺时,风雨潇潇,朱夫子迈进寺门,袭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原是僧人房厅挑捡做好的茶。见大儒前来,方丈沏茶献上,细品,果然茶汤清亮,茶味悠长,遂问茶何名?“此茗源于水仙老枞,由老纳前些年游瓯宁县大湖之岩叉山的祝桃仙洞,带树苗回寺栽种,还烦请先生赐名!”朱熹想起前些日子所梦,脱口就叫“百岁香”吧。

    如此武夷极品,那样清雅典华,我不由自主奔向慧苑寺。古寺位于玉柱峰下,介于水帘洞与流香涧之间。这座仅有三两间房子的寺庙,据说为慧远大和尚所创建,现存的寺院建于清乾隆年间。院里那棵水仙茶,娇娜多姿,让人感觉似乎是一位高贵的妇人,蕴含美丽不老的神韵。茶树后岩壁上刻有“百岁香”三字,说是后人纪念朱子而雕刻。大殿内一副楹联:“客至莫嫌茶当酒,山居偏隅竹为邻。”这副久负盛名的楹联,据说出自朱熹手笔。

    寺中有一老一少两僧。法名叫天喜的年轻和尚介绍,产慧苑岩上的老枞水仙,古代单独垒石壁壅土栽种,已有800多年。与其它灌木茶丛不同,它是小乔木茶,茶枞高大。天喜和尚说朱熹常在此住宿读书品茗,以茶穷理,留下“静我神”木匾。蓦然,我想,茶有草木之灵,近朱子者红,近佛寺茶香。“百岁香”,之所以具特色高香,不正是茶品中有着那朱子理学的高贵?朱熹思想的高尚?

    茶友告之,“百岁香”是稀有珍茗。为了让更多人能获此珍贵品饮,已从母株里培育出“百里香”“百瑞香”等品种,种植在慧苑坑一带,其中移种御茶苑的一株也有百年之久。

    “涧绕流香心洗涤,峰攀玉柱佛庄严。”走出殿回头一望,大殿外侧的楹联颇有茗味,好像告诉世人:山寺有着朱子茶缘“百岁香”呵!

    今夜无眠,因为这茶的百岁香和这茶的朱子韵。

(责任编辑:陈泽宇)